四川山区野猪数量呈几何倍数激增 北川村民深受之害

四川山区野猪数量呈几何倍数激增 北川村民深受之害
一次撵出20多头!北川村民深受野猪之害  尴尬:由于经济作物赔付金额较高,保险公司称不敢承保  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 王祥龙 周洪攀  11月9日清晨,绵阳北川县禹里镇庙坝村笼罩在晨雾里。村民邹明清来到山间黄连地,眼前的一幕让她气血上涌:近8亩的黄连苗被拱出地面,叶子耷拉在泥土上。“该死的野猪,见啥拱啥。”邹明清忍不住破口大骂。  在村民们的印象中,最近三年来,当地野猪出没频繁。特别是今年,庙坝村几乎家家都遭到了野猪的侵扰。  近年来,随着封山育林以及野生动物保护法有力实施,再加上野猪繁殖能力强,四川山区野猪数量呈几何倍数激增,已危及农户的生命财产安全。为此,四川已在绵阳市北川县、广元市青川县和朝天区、巴中市通江县开展野猪致害防控试点工作。  野猪频繁出没的背后,既有村民“不敢打也打不过”的无奈,也有政府“买单”给农作物投保、保险公司却不愿承保的尴尬,更有四川全省仅有一支完备捕猎队的困局。  凶!  毁坏庄稼又伤人  北川禹里镇庙坝村,地处龙门山脉深处,山高林密,气候宜人,这里出产的黄连品质好,声名远播。黄连,这种需要林下种植的药材,5年一熟,每亩可为村民带来3万元收入。  邹明清家里有4亩黄连已经种了两年。由于今年5月遭遇过一次野猪毁苗,尽管山高路远,她还是将上山的频率从一周一次调整为两三天一次。11月9日清晨,当她走近自家黄连地发现满地狼藉时,当场气得直跺脚。邹明清说,今年她已两次请人补苗,人工费就花了2000多元。  面对野猪破坏,村民们不是没有想过办法,但由于野猪是保护动物,村民只能通过吓唬的方式来驱赶。  62岁的村民李发清说,去年上半年,他家上千斤的魔芋种被野猪拱了出来,魔芋的根须和叶子被野猪吃了,而露在外面的魔芋全被冻死,原本应该收1万多斤的魔芋,结果只收了500多斤,损失上万元。  李发清试过将甩炮绑在玉米上,野猪咬响鞭炮后便跑回山里。可当野猪发现鞭炮并没有特别大的威胁时,又去而复返。此外,野猪还会“偷袭”战术,这里破坏一点,那里破坏一点。  野猪不但毁坏庄稼,而且还伤到当地的村民。  今年3月23日,北川县白坭乡66岁的老人马久玉在自家林地干活时,被野猪袭击,导致全身多个部位受伤。老人被野猪撕咬后,用尽力气拨打了家人的电话,家人赶到现场时,发现老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,身上血肉模糊。  野猪的祸害不小,可是村民不能去打,而且也打不过。一头小野猪的冲击力,就足以让成年人受伤。  多!  一次发现20多头  一份盖有北川羌族自治县自然资源局公章的邀请函显示,2021年,北川多地遭遇野猪破坏庄稼,当地邀请江油市万宝野生动物专业捕猎救助中心启动应急处理,对致害野猪进行捕猎,落款时间为今年9月27日。  一个多月后的11月11日、12日,江油万宝捕猎救助中心应邀而来,带着北川两个月前新成立的西羌护农猎捕队,对致害野猪进行处置。  11日上午,捕猎队来到曲山镇东溪村。刚到后山时,就听说一个村民被野猪困住了。被困的村民爬上一棵树,不停地打电话求救。  捕猎队放出猎犬,向被困村民赶过去。“听到唰唰声响后,我们该围的围,该堵的堵。”西羌护农猎捕队副队长吕永奎说,头犬“红虎”和另外几只猎犬向野猪冲过去。“10分钟不到,就听到猎犬的惨叫声。”吕永奎他们跟过去看到,头犬“红虎”倒在地上,不停地抽搐,整个屁股都被咬烂了,已经奄奄一息。  现场,另外几只猎犬正围着一头大野猪,不停地撕咬。“野猪看到我们后,抬起头准备向我们冲过来。队员借着野猪抬头的机会,一枪毙命。”吕永奎说,“红虎”是他们前段时间花4万多元刚买回来的猎犬,“没想到一次就报废了。”事后,队员们将“红虎”安葬在山上,并将击毙的重达280斤的野猪进行了无害化处置。  12日上午,捕猎队员兵分3路,并各带两只猎犬再次赶往野猪出没地。  上午11时许,中路捕猎队在一处山坳里寻到野猪的踪迹。“猎犬不停地叫,应该是找到野猪了。”吕永奎赶紧联系队员。而当队员围过去的时候,受惊的一头小野猪四处乱窜,结果整个野猪群炸了锅,往另一座山后面的李家坪奔去。  搜寻继续,吕永奎不时从对讲机里听到捕猎队的信息:“李家坪一块萝卜地里的萝卜全被野猪毁了。”“应该就是刚从山坳里跑过去的那一群,大大小小有20多头。”  吕永奎说,有些时候,由于受到多种因素影响,看得到野猪不一定就能打得到。  难!  有捕猎队没枪  因为野猪致害一事,今年北川县曾多次邀请江油这支完备的猎捕队到北川护农,然而直到11月11日,江油这支猎捕队才有了“档期”。  为何北川成立了自己的捕猎队,还要邀请江油的万宝救助中心来帮助进行应急处置?  “我们北川的西羌护农猎捕队成立了,队员也到位了,但枪支许可证一直没有批下来。”吕永奎说,野猪泛滥,村民的损失还在不断增加,“我们没有枪,仅靠几只猎犬冲上去,完全不起作用。希望有关部门能给我们颁发枪支许可证,早一天买回猎枪,就能早一天为村民挽回损失。”  此种困惑,不止北川。通江县野生动物保护中心主任李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,通江林业部门共申报了6支捕猎队伍,“希望能为他们申请到枪支。没有枪,要捕杀野猪十分困难。”  尬!  不敢承保的保单  今年,北川县财政出资15万元,购买了野生动物公众责任保险。截至10月底,保险公司已理赔案件223件,赔付金额20余万元,包含白坭乡马久玉的医疗费用及伤残赔偿7万元,而保险期限还未截止。  记者从保险公司相关人士处获悉,魔芋等蔬菜和黄连等药材,经济价值高,相对来说承保的保费额度也会较高。而像北川禹里镇庙坝村家家都曾遭遇野猪侵扰的这种情况,一般来说是不敢承保的,即便有高额保费。因为野猪泛滥,黄连很容易出现损失,赔付将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  北川县相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,无论是支持捕猎队的工作还是为经济作物支付保费,对于目前的地方财政来说,均有不小的压力。  今年7月,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把绵阳市北川县、广元市青川县和朝天区、巴中市通江县纳入野猪致害防控试点县。对正在危及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、进入市区或人口密集区的野猪,按照应急处置原则采取有效措施控制或消除危害,必要时可以击毙。 责编:海闻

About the Author

You may also like these